• 首页 > 小说全集 > 他在婚姻中下死手
    他在婚姻中下死手乔酒陆逢洲(在线阅读全文完结版免费)

    他在婚姻中下死手乔酒陆逢洲(在线阅读全文完结版免费)

    他在婚姻中下死手
    经典美文《他在婚姻中下死手》由著名作者是哲晗著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乔酒陆逢洲,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了乔酒裙子上的尾巴,手十分自然的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还顺势下滑摸了摸她的腿。乔酒脸色一变,脑子还没反应过来,手已经有动作了,一巴掌就抽了过去,你往哪儿摸。男人被抽的一懵,紧接着恼羞成怒蹭的一下站起来,他扯过乔酒的胳膊就往沙发上按,装什么装,老子就摸你了,不只要摸你,老子还能办了你,你信不信。乔酒信,这种场合...
    作者:哲晗 更新时间:2022-09-22 22:40:37
    开始阅读
    他在婚姻中下死手章节

    他在婚姻中下死手第1章 他已经知道了

    昏暗的包间里,乔酒刚把酒水摆在茶几上,裙子后的狐狸尾就被人抓在手里。

    沙发上的男人笑眯眯,“新来的?之前怎么没见过你。”

    乔酒眉头皱了一下,“还有别的需要?”

    男人喝的老脸通红,“你陪哥哥喝一杯,这些酒我再点一遍。”

    乔酒不是酒水推销,也不是陪酒女,她说,“我不会喝酒。”

    男人哈哈两下,“那正好,哥哥会,哥哥教你。”

    他松开了乔酒裙子上的尾巴,手十分自然的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还顺势下滑摸了摸她的腿。

    乔酒脸色一变,脑子还没反应过来,手已经有动作了,一巴掌就抽了过去,“你往哪儿摸。”

    男人被抽的一懵,紧接着恼羞成怒蹭的一下站起来,他扯过乔酒的胳膊就往沙发上按,“装什么装,老子就摸你了,不只要摸你,老子还能办了你,你信不信。”

    乔酒信,这种场合她以前又不是没玩过,酒精上头这些人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

    她抬脚把男人踹开,一个轱辘从沙发上起来,顺手抄过一旁的红酒瓶,朝着茶几上一磕,红酒瓶子砰的一声碎了,乔酒闭了闭眼,红酒溅了半张脸。

    包间很大,不远处凑在一起嘻嘻哈哈的人群慢慢安静下来,转头朝着这边看。

    乔酒手里还捏着剩下的半截酒瓶口,抬起来对着那男人,“你试试?”

    包间里静默了将近半分钟,不知道是谁啪的一下开了灯,乍然亮起的灯光刺的乔酒微微眯起眼睛。

    角落那边突然有人开口,“陆先生,这……”

    乔酒顺着声音看过去,就见不远处的沙发上坐着个男人,外套脱了,衬衫的领口解开,怀里靠了个女人,正眯着眼睛看着她。

    ……

    管薇过来的时候乔酒的手已经被包扎好了,刚才没掌握好力度,未伤敌,自损一千。

    管薇气势汹汹,“乔酒,你他妈疯了,谁让你去包间送酒了。”

    乔酒语气漫不经心,“去问问你养的妈妈桑,她们会告诉你我为什么去送酒。”

    原本她的工作是在后厨帮忙,可今天刚过来,工作服都没换就被一个妈妈桑拉住,塞给她一套衣服,让她换好去楼上送酒。

    管薇眼睛瞪着,“你一天天不是挺牛逼的,她让你去你就去?”

    她有点要暴走,“你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要是陆逢洲知道你在我这上班,咱俩都得死。”

    乔酒轻笑了一声,“这个你不用担心。”

    她缓了一口气,“他已经知道了。”

    话音刚落,外边的区域经理就来了,在管薇耳边耳语了几句。

    管薇明显一个哆嗦。

    乔酒说,“去吧,阎王让你三更死,你熬不到五更天。”

    管薇原地起跳,“老子当初就不该收留你。”

    乔酒嗤笑一下,不痛不痒。

    管薇骂骂咧咧的离开,乔酒坐在原地发了会呆,随后整理一下衣服出去。

    结果刚从包间出去她就被人拦了,“乔小姐。”

    乔酒直接问,“陆逢洲找我?”

    对方做了个请的姿势,“这边。”

    乔酒知道自己躲不过,也就跟着这人一路上楼。

    商务区都是单独的小包间,乔酒没敲门,直接推开进去。

    包间里开了一盏昏黄的灯,陆逢洲此时坐在一张沙发上,袖口和衬衫的领口依旧敞着,头仰着枕在沙发靠背上。

    乔酒缓缓地吐了一口气。

    上一次见面还是半年前,民政局,办离婚手续,那时候她老爹刚过世,他就把她踹了。

    他从她老爹贴身保镖晋升为乔家的乘龙快婿,又凭着雷厉风行的手段拿下乔家公司,再把她踢出局,一共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

    她知她的枕边人在商场上杀伐果断,却不知在婚姻里也是下死手的。

    陆逢洲几秒钟后坐直了身子,“倒酒。”

    旁边的茶几上摆着一瓶开了的红酒。

    乔酒问,“你见过管薇了?”

    陆逢洲不说话,乔酒深呼吸一口气,过去蹲下来倒了酒,还把酒杯端给他。

    能折了她的腰陆逢洲似乎很高兴,他倾身摸过她身后的尾巴,“刚才的厉害劲哪去了。”

    说完他稍一用力,乔酒一个趔趄,直接扑在他腿上。

    陆逢洲捏住她的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只不过两秒钟后他眉头就皱了起来。

    乔酒端着的酒杯半斜,酒水洒了一半,滴滴答答,不偏不倚,正好在他裤子拉链处。

    也不知道陆逢洲是怎么来的感觉,昏暗的灯光下,轮廓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