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全集 > 缠情罪爱:傅少,夫人已死
    缠情罪爱:傅少,夫人已死第9章 陆厌雨傅易云大结局

    缠情罪爱:傅少,夫人已死第9章 陆厌雨傅易云大结局

    缠情罪爱:傅少,夫人已死
    《缠情罪爱:傅少,夫人已死》大结局在线,小说缠情罪爱:傅少,夫人已死的男女主是陆厌雨傅易云,由彼岸无忧精心写作而成,扣人心弦,值得共赏。奶奶,你可知道她对我意味着什么?不是,我没有设计你,也没有绑架陈诗雅,更加没有伤害奶奶,这些都不是我做的!陆厌雨摇头,不停的解释。她从小就爱慕他,自从知道他喜欢的人是陈诗雅以后,她便将那份感情小心翼翼的藏了起来,不敢对他有任何非分之想。可二十岁生日那天,她不知道被谁摆了一...
    作者:彼岸无忧 更新时间:2022-09-23 07:02:14
    开始阅读
    缠情罪爱:傅少,夫人已死章节

    缠情罪爱:傅少,夫人已死第一章

    第一章她......死了?

    客厅里。

    陆厌雨如同一尊雕像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双手上沾染的血迹早已干涸。

    这时,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阵刹车声。

    陆厌雨心头一颤,猛地站起身,扶着高高隆起的腹部,艰难地走过去,“奶奶怎么样了?”

    然而话音刚落,傅易云便揪起她的衣领,冲她咬牙切齿的低吼:“你设计爬上我的床,绑架诗雅,我都可以忍,可你为什么要动我奶奶,你可知道她对我意味着什么?”

    “不是,我没有设计你,也没有绑架陈诗雅,更加没有伤害奶奶,这些都不是我做的!”陆厌雨摇头,不停的解释。

    她从小就爱慕他,自从知道他喜欢的人是陈诗雅以后,她便将那份感情小心翼翼的藏了起来,不敢对他有任何非分之想。

    可二十岁生日那天,她不知道被谁摆了一道,醒来便衣不蔽体的躺在他的床上。

    他骂她下贱,骂她不知廉耻,她百口莫辩。

    之后她怀孕了,奶奶用陈诗雅的命逼着他娶了她,自此他对她的厌恶有增无减。

    而就在两天前陈诗雅忽然失踪了,紧接着奶奶也出了事。

    奶奶出事情前曾给她打电话,说有很急很重要的事情要问她,可等她赶过去的时候,奶奶就已经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

    她刚冲过去抱起奶奶,傅易云就出现了。

    这一切不好的事情似乎都因为某种‘巧合’指向了她,任凭她如何解释傅易云都不肯相信。

    傅易云厌恶的将她甩在地上,紧接着便将一份协议砸在她的身上。

    “签了它!”

    他的声音冰冷,不含任何感情。

    ‘认罪书’几个大字顿时印入眼帘,一瞬间刺痛了她的眼睛。

    她看向他冷硬的侧脸,声音哽咽,却强忍着哭意:“为什么你从来都不肯相信我,哪怕一点点?”

    “相信你?你也配?”傅易云眼里的憎恶模样像是要将她千刀万剐,“陆厌雨,你就是一个满口谎言、心肠歹毒的蛇蝎女人,看见你只会令我恶心,赶紧签了它!”

    他说......她令他恶心。

    心脏揪得发疼,可纵使如此,不是她做过的事,她又怎能认?

    她推开认罪书,倔强的看向他:“我没做过这些,我不会认。”

    “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狡辩?”傅易云的声音里充满了嫌恶和憎恨,“你不签是吧,行,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签。”

    他说着,便强硬地将笔塞到她的手里,然后按着她的手在签名处一笔一划的写着她的名字。

    任凭她如何挣扎反抗都没有半点用。

    泪早已模糊了视线,朦胧中,她看着走进来的狱警,浑身冰冷颤抖。

    “往后,你就在监狱里好好赎你这一身罪孽吧。”

    “不,不要,傅易云,我没罪,你不可以把我关进去。”

    “傅易云,不要,我会死在里面的,我和孩子会死在里面的,傅易云......”

    然而她终是被狱警拖走,寒冷的空气中还回荡着她慌乱恐惧的叫喊。

    监狱里。

    陆厌雨拼命的拍打着门板,嘴里不停的念叨着自己没罪。却没人回应她。

    连续叫喊了一个礼拜,到了除夕这天,终于有人来探视她,却不是傅易云,而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宋雪菲。

    “姐,易云哥让我来看看你。”

    提起傅易云,陆厌雨心头颤了颤:“他......还是有些担心我和孩子,对么?”

    宋雪菲欲言又止,艰涩的道:“他只是让我来问问你,究竟把陈诗雅藏哪里去了?”

    心脏再一次泛起了密密麻麻的疼,连带着肚子也痛了起来。

    宋雪菲着急的劝道:“姐,你就把那个女人的下落告诉他吧,他说了,如果你还不把陈诗雅的下落说出来,他便绝不会让你在这监狱里好过,甚至......甚至让你永远都出不了这监狱的大门。”

    心脏痛到几乎窒息。

    她死死的捏着腹部隆起的衣襟,沙哑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倔强:“陈诗雅的失踪与我无关,他若是想要我的命,那就拿去。”

    失魂落魄的回到床位上,陆厌雨倒头就睡,心脏的位置却是痛得她手臂发麻。

    在那个男人的心里,她和孩子,终究是连草芥都不如。

    傍晚,所有人都去参加监狱里举办的除夕晚会,陆厌雨因为肚子疼没去。

    然而还没休息多久,她便闻到了一股浓烈又呛鼻的烟味。

    一阵阵杂乱的脚步声、尖叫声和着警报声传来,陆厌雨心底狠狠一沉。

    难道是着火了?

    果然,只见滚滚浓烟裹着火苗从窗口窜了进来。

    陆厌雨心底慌了慌,咬牙下了床,拖着沉重的肚子艰难的往门口爬。

    好不容易爬到门口,她使劲的去推门,门却怎么也推不开。

    怎么会这样?

    陆厌雨脸色瞬间煞白,她急促的拍打着门板:“救命......救命啊,救救我......”

    这时,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阵议论声。

    “你就别多管闲事了,傅先生明确表示了,要让她在这里自生自灭。”

    “而且傅先生还说了,这个世界上每天都在发生意外,哪天她死在这监狱里也不足为奇。”

    “啊!你的意思是......这大火......”

    “嘘,咱们心知肚明就好......”

    议论声随着脚步声渐渐远去。

    陆厌雨痛苦的趴在门板上,心脏一阵阵抽痛。

    她咬着手背,不知是因为心底里的悲愤,还是因为身上的剧痛,整个身子都狠狠的颤抖起来。

    原来傅易云是真的打算让她死在这里面。

    可她腹中的孩子终究是无辜的,他当真厌恶她到了连他们的孩子都容不下的地步么?

    烟雾越来越浓,弥漫了整个监狱,一簇簇火苗从门缝间窜了进来。

    陆厌雨每呼吸一下,便感觉嗓子像是被钝刀狠狠的划过一样,浓烟更是熏得她睁不开眼睛,

    可想到腹中的孩子,她还是用尽全力的拍打着门板。

    眼泪不停的往下掉,声音喊到嘶哑,却依旧没有人来救她。

    她痛苦的抓着地面,在心底一遍又一遍的默念着傅易云的名字。

    傅易云曾经救过她一条命,如今她将这条命还给他,也算是两不相欠了。

    如果有来世,她祈求不要再与他相遇......

    天又下起了鹅毛大雪。

    傅易云帮奶奶掖好被子,便起身去拉窗帘。

    刚走到落地窗前,手机便响了,他下意识的拿起手机接听,却在下一刻,整个人僵硬在原地。

    “她......死了?”

    2015年除夕夜,C城西郊女子监狱发生火灾,一名代号为0037的囚犯身亡。

    同一天,GK传媒总裁傅易云喜得一对龙凤胎,而关于孩子母亲的传闻一时间谣言四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