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全集 > 开局就流放
    《开局就流放》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傅心慈孟庆平小说全文

    《开局就流放》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傅心慈孟庆平小说全文

    开局就流放
    《开局就流放》是一部当下热门小说,为您提供傅心慈孟庆平小说开局就流放阅读。开局就流放该小说讲述了:旺盛的藏都藏不住。官差中脾气最为火爆的那位,更是不耐烦的张口大声呵斥:老子提醒你们,今儿算你们捡着了,等下再磨蹭,小心老子多让你们尝几顿皮鞭子炒肉的滋味儿。听见官差的怒吼,再瞧见他手里晃动的鞭子,那些犯人个个都惊恐的抖动下身子,龟缩着身形恨不得官差看不见他们才好。见那些犯人都露出来惧怕的神情,官差的心情才稍微的好了一些。鼻腔里冷哼一声,斜靠在树干上,闭上困乏的眼皮瞬间是鼾声如雷。见...
    作者:晴善 更新时间:2022-09-23 07:16:29
    开始阅读
    开局就流放章节

    开局就流放第一章

    第1章开局就流放

    六月的午后,日头如火炉一般炙烤着脚下的土地。

    “哎呦,热死老子了。”荒凉的官道旁,一队身着官差服饰的汉子大剌剌的坐在不算浓密的树荫下,一边扯着身上被汗水蒸腾的衣裳,一边开口不停的发着牢骚。

    在他们的近前,一群衣衫褴褛的流放犯人,犹如行尸走肉般挤靠在一片小的可怜的树荫里苟延残喘。

    有几位官差斜睨了他们一眼,在抬眼瞧瞧天上火辣辣的毒日头,心里面的火气更是旺盛的藏都藏不住。

    官差中脾气最为火爆的那位,更是不耐烦的张口大声呵斥:“老子提醒你们,今儿算你们捡着了,等下再磨蹭,小心老子多让你们尝几顿皮鞭子炒肉的滋味儿。”

    听见官差的怒吼,再瞧见他手里晃动的鞭子,那些犯人个个都惊恐的抖动下身子,龟缩着身形恨不得官差看不见他们才好。

    见那些犯人都露出来惧怕的神情,官差的心情才稍微的好了一些。鼻腔里冷哼一声,斜靠在树干上,闭上困乏的眼皮瞬间是鼾声如雷。

    见官差们不在盯着他们,那些流放的犯人才敢偷偷的动了动身子,让彼此间有了一点点空隙,不再像之前那样拥挤。

    ……

    傅心慈醒来的时候,正好望见一轮落日缓缓的向地平线下坠去。

    逆着光,她怔怔的望着眼前荒凉而贫瘠的景色懵了。

    她清晰的记得自己挂了,是被那个想抢夺她空间的天生坏种,用木系异能穿胸而亡。

    可是眼前的景色怎么解释?

    她想低头瞅瞅,胸前的那个血洞是否还在。

    只是不等她有下一个动作,就听见耳畔传来一个苍老而绝望的哭声。

    “慈儿,慈儿啊。”

    苍老的声音里,是抑制不住的悲伤,仿佛穿透了三千俗世凡尘的牵绊直达心底,让她的心都跟着疼了。

    “姐,呜呜。”还有一个小奶团子呜呜咽咽的哭声。

    “……?”

    傅心慈听到哭泣的声音,眉头蹙起,心也瞬间跟着跌到谷底。

    她铁定挂了,不然怎么会听见有人在哭?

    可是想想,好像又不对,至于哪里不对,她刚醒过来,脑子还不太灵光,一时半会儿的还转不过来这个弯。

    “慈儿,慈儿,你睁开眼睛看看祖父可好?”老人的声音里是道不尽的悲凉和苦涩。

    “呜呜,姐姐快起来呀!宇儿怕。”轻颤颤的童音里颓然的装满了化解不开的惶恐不安。

    傅心慈真的懵了,这一老一小的哭声太过真实,她难道没有死?

    只是他们佣兵队里怎么会有老人和孩子?莫非队友们又找到了活人?

    想到这个可能,傅心慈的内心是一阵激动。只是不防就在这个当口一股热浪袭来,她一口气憋在喉咙里,差点儿没上来。

    我的妈呀!怎么会有这样热的鬼天气。傅心慈默默的吐槽。

    这会儿,她才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衣裳都被汗水湿透了,粘腻腻的贴在身上很是难受。

    真的要热死人了,傅心慈实在是忍受不了,伸手就想拉扯一下粘贴在身上的衣裳。

    只是映入眼帘的那只黑不溜秋的小脏手,让她如遭雷击般的又一次呆愣当场。

    这是谁的小黑爪子,这是有多少天没有洗手了?傅心慈正在内心腹诽,一个少年清亮的嗓音响起:“孟爷爷,傅妹妹还活着,她醒了。”

    “啊?真的么?”

    那个苍老而悲伤的哭声顿时停住了,片刻之后狂喜道:“慈儿,你醒了?慈儿,你可吓死祖父了。”随着一双枯槁的老手伸过来,傅心慈落入一个瘦骨嶙峋的怀抱。

    只是这人浑身上下就剩一把骨头,连带着硌得她身上的骨头疼。

    此时,就算傅心慈再神经大条也终于发现出来不对劲。

    只是不等她开口询问,一股巨大的神秘力量冲击着她的大脑,她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两眼一翻又昏过去了。

    “慈儿,慈儿。”

    “姐,呜呜。”小奶团子又被吓哭了。

    “孟爷爷,傅妹妹只是晕过去了。”少年伸手探了探小姑娘的鼻息,才开口安慰道。

    “真的么?”老人颤声询问。

    “真的。”少年郑重的回答。

    “谢谢齐小子。”老人看着怀中的孙女,虽然依旧是是双目紧闭,脸色却比之前的死气沉沉好多了。

    “孟爷爷,不用谢的。”

    “姐,姐…。”小奶团子很机灵,听了爷爷和齐哥哥的对话立刻就不哭了。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顶着一张抹花的小脸儿想拉姐姐起来。

    “嘘,宇儿乖,慈儿太累了,咱们让慈儿多睡一会儿好不好。”

    “嗯嗯。”小奶团子很听话,用力的点点头。

    ……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傅心慈再次睁开眼睛,四周一片漆黑,不远处偶尔会传来一两声虫鸣。

    她虽然什么都看不到,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但是她却能清楚的感觉到,她的附近有很多人。

    因为,她不仅听到了此起彼伏的鼾声,还听到有人肚子饿的叽里咕噜乱叫的声音,还有一股子混合的汗臭味和臭脚丫子味儿。

    傅心慈躺在地上,身下的土地,还能传过来白天被太阳炙烤过的余温。

    侧过脸颊,她只想单纯的呼吸一下泥土味。

    “哈~”

    哪怕这泥土味里,掺杂着冲鼻子的汗臭味和脚臭味。也比末世里,那些怪物身上散发出来的恶臭味和腐臭味好闻多了。

    “哈~”

    她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差点儿把干燥的浮土吸进口鼻才停下。

    不用抬头,就会看到夜空里的那一弯新月,就像是一支锋利的银钩把暗夜撕开了一个小小的口子。

    地上很硬,这具身体又瘦的皮包着骨头,虽然她刚醒来没多久,就感觉浑身上下硌得哪都疼。

    傅心慈小心的活动了一下身子,她不想惊动旁人,想尽快的把那个不属于她的记忆,从头到尾的捋一遍。

    说起来话长,这个原身也叫傅心慈,是个八岁的小姑娘,却和只有三岁的弟弟傅心宇,陪着祖父以及孟氏族人一起走在发配去辽东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