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全集 > 四年后,她带着三个缩小版的大佬杀回来了
    四年后,她带着三个缩小版的大佬杀回来了小说(沙弥著)温九倾秦北舟章节阅读

    四年后,她带着三个缩小版的大佬杀回来了小说(沙弥著)温九倾秦北舟章节阅读

    四年后,她带着三个缩小版的大佬杀回来了
    沙弥 /著小说四年后,她带着三个缩小版的大佬杀回来了全本,欢迎投票推荐&加入书签及您的书架,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时候下黑手?不想活了?!她猛地睁开眼,却看到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正在嫌弃的摆手,真恶心,脏了我的手。温九倾楞了楞,目光瞬间冷彻下来,你敢打我?那女人似乎被温九倾冷厉的目光惊了一下,而后更加的嚣张起来,打你怎么了?我告诉你,就你这幅尊荣,老娘能收你都是看你是个雏,今晚给我好好的伺候好谭老爷,否则...
    作者:沙弥 更新时间:2022-09-23 07:17:50
    开始阅读
    四年后,她带着三个缩小版的大佬杀回来了章节

    四年后,她带着三个缩小版的大佬杀回来了第1章:我刚死了男人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地扇在温九倾脸上。

    温九倾被打的头疼欲裂,刚要醒过来又被这一巴掌打的晕乎了,脸上火辣辣的疼。

    军区这帮臭小子,敢趁她做实验的时候下黑手?不想活了?!

    她猛地睁开眼,却看到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正在嫌弃的摆手,“真恶心,脏了我的手。”

    温九倾楞了楞,目光瞬间冷彻下来,“你敢打我?”

    那女人似乎被温九倾冷厉的目光惊了一下,而后更加的嚣张起来,“打你怎么了?我告诉你,就你这幅尊荣,老娘能收你都是看你是个雏,今晚给我好好的伺候好谭老爷,否则有你好受的!”

    温九倾狠狠皱眉,她不是在实验室吗?怎么一觉醒来就被这老女人扇耳瓜子?难道实验失败了?

    她此刻浑身提不起力气,不然一定一枪崩了这老妖婆。

    温九倾察觉到,她这具身体不对劲儿,作为军医,她怎会不知道自己身上是怎么回事。

    “记得伺候好谭老爷,不然老娘扒了你的皮!”

    老妖婆恶狠狠地在她耳边警告,一掌将她推进了一个房间。

    就是这一下,温九倾脑子里‘嗡’的一下,一股信息争先恐后的往她脑子里挤。

    “嗯.....”温九倾咬牙闷哼,头要炸了.....

    别人穿书她穿越?

    原身温九倾,北秦王朝护国将军府的嫡小姐,这是个不存在于历史中的朝代。

    温九倾口干舌燥,嘴里蹦出一声压抑的国粹。

    敏锐的视觉神经让她脑海中还残存着一丝理智,迅速捕捉到房间里的那个男人。

    她像只猎豹,动作敏捷的扑向男人,她知道自己只有一击制胜的机会,男人惊愕的睁开眼,咽喉已被温九倾掐住。

    “别动。”温九倾骑在男人身上,声音因为药物而沙哑,“我刚死了男人,还没来得及洞房,你不吃亏,配合一点。”

    男人宛若深渊的眸子微微眯了一下,“好。”

    随后猛地一翻身,体位颠倒,温九倾被压在了身下,“不过我不习惯被人威胁,威胁我是要付出代价的。”

    男人一口咬在她肩上,温九倾疼的咬牙,狗男人,属狗的啊!

    温九倾想推开男人,却发现男人身上的温度如火中的铁,触碰到男人结实紧致的腹肌,她手一缩,老男人身材还不错。

    当温九倾终于能从床上爬下来的时候,回头恨恨的剐了眼躺在床里的男人。

    男人这种时候往往是最没有防备的,温九倾趁其不备一记手刀把人劈晕了。

    她的嫁衣不能穿了,随手捡了件男人的衣袍穿上,男人衣服太大,穿在身上空荡荡的,温九倾裹紧自己,毫不留恋的离开了房间。

    一刻钟后,被温九倾敲晕的秦北舟醒了过来。

    秦北舟坐起身来,拧眉扫了眼地上撕烂的嫁衣,微微眯起眼眸,周身笼罩着压抑的戾气,一双深渊般的眸子折射出冷光。

    “主子。”黑暗中出现一人影,严鹤低着头,“属下来迟,请主子责罚。”

    秦北舟沉默不语,半敛着眸子,慵懒的神态中透着凌厉的煞气。

    好半天,秦北舟才开口,嗓音似笑却冷,“给你一个时辰,找到她。”

    “是!”严鹤不敢抬头去看主子衣不蔽体的模样,更不敢问,只觉得主子的口气要将人剥皮抽筋!

    ……

    与此同时,花楼另一个房间里传出一声惊恐的尖叫。

    守在门口的丫鬟推门进来,“小姐?”

    一个同温九倾的身形相似的女人衣裳不整,满面惊恐的抽了丫鬟一巴掌,怒斥道,“混账东西!为什么我会在这里?为什么在这里的不是温九倾?!”

    丫鬟惊若寒蝉,捂着脸不敢吭声。

    温月初回头看了眼床上身形发福,睡得像死猪一样打呼噜的老男人,简直要气炸了肺,眼里泛出冷厉的狠光,“安排人,我要一不做,二不休,让温九倾那贱人死的彻底!”

    一个时辰后。

    严鹤领了个人回来,“主子,人带来了。”

    仅一眼,秦北舟便皱起刀锋般的眉头,“你是谁?”

    这女人虽身形相似,却又不似昨晚那个奔放的女人。

    温月初身形单薄,眉眼间带着心有余悸的惊恐和羞涩,“王,王爷,昨晚的一切,您不记得我了吗.....”

    男人抬眸,凛冽的眸光好似要射穿她。

    温月初咬着牙,指尖发颤。

    不能慌。

    只要坐实了王爷是她的男人,王妃的位置依旧是她的。

    她的谋划便不算落空。

    只是便宜了温九倾那贱人,睡了王爷。

    温九倾,一定得死!

    秦北舟目光幽深,嗓音凛冽道,“严鹤,将温小姐安顿好,待本王归来,自会给温家一个交代。”

    “多谢王爷,月初已经是王爷的人了,王爷怜惜我,昨晚的事情.....我,我不后悔遇上王爷.....”

    温月初羞涩的低着头,实则心中得意大笑。

    有王爷此话,王妃的位置必然是她的。

    只等温九倾那个贱人死了,她的大笔遗产也会变成她的嫁妆。

    温九倾,你可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有钱,能为我成为王妃的道路上添砖加瓦,你也算死得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