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全集 > 至尊大太监
    至尊大太监 呼延玥燕西寻小说全文章节免费试读

    至尊大太监 呼延玥燕西寻小说全文章节免费试读

    至尊大太监
    《至尊大太监》为网站作者“锦衣之上”所著虚构作品,不涉及任何真实人物、呼延玥燕西寻等,请勿将杜撰作品与现实挂钩 主人公呼延玥燕西寻)寻几乎睁不开眼。隐约间,他看到一三十美妇,身段婀娜,容貌殃民。薄纱下玉腿若隐若现,纤腰不堪一握,而上更是规模巨大!那双凤眸薄凉轻蔑,流转间偶有妩媚风情。极品啊!燕西寻不由吞了口口水,这可比他见过的那些人造美人强了千万倍!更要命的是那美人儿竟然勾起了他的下巴,纤纤玉指,香气弥漫。怎么...
    作者:锦衣之上 更新时间:2022-09-23 08:11:27
    开始阅读
    至尊大太监章节

    第1章

    坤宁宫。

    雕梁画栋,大气磅礴。

    他这是在哪儿?燕西寻头痛欲裂。

    “太后,燕公公醒了!燕公公醒了!”

    萧太后清冷威严的面容有了一丝动容,忙将朱钗簪于发间,缓步到了床榻前。

    她一袭紫色刺金长裙,三千青丝高束,九尾凤簪金灿刺目。

    晃得燕西寻几乎睁不开眼。

    隐约间,他看到一三十美妇,身段婀娜,容貌殃民。

    薄纱下玉腿若隐若现,纤腰不堪一握,而上更是规模巨大!

    那双凤眸薄凉轻蔑,流转间偶有妩媚风情。

    极品啊!

    燕西寻不由吞了口口水,这可比他见过的那些人造美人强了千万倍!

    更要命的是……那美人儿竟然勾起了他的下巴,纤纤玉指,香气弥漫。

    “怎么?宁愿冒着被发现的风险,也不愿考虑哀家所言?”萧太后柳眉轻挑,意味深长的瞥着他。

    卧槽!

    燕西寻瞬间瞪大了眼,魂都差点飞了。

    美人儿这是在投怀送抱?

    他大脑一片空白,紧接着如洪水般的记忆开闸而来。

    他穿越了!

    穿越到一个假太监身上,一个历史上没有的王朝。

    而眼前之人是大商朝至高无上的萧太后!

    原主本是一介热血读书人,先皇早逝,列国纷争,他看不得太后借立雍亲王幼子为帝,女人当政,惑乱江山,所以这丫的扮成太监入了宫,为的就是能提点幼帝统政!

    可万万没想到,那幼帝仅仅五岁,狗屁不懂!

    而他的身份更是被萧太后发现,威逼利诱,想收他为裙下臣。

    可他燕西寻是谁?

    寒窗苦读十载,高风亮节,一心家国天下,岂能摧眉折腰事权贵?!沦为萧太后的玩物?

    所以,他宦海浮沉,生死存殁。

    这次,更是遭奸人陷害,魂归九天!

    呸!

    燕西寻心中狠狠的唾了一口,原主是个傻子吧?

    只要抱紧了萧太后的大腿,这天下都尽揽于手了,何苦再战战兢兢、苦藏报国热血与凌云壮志?!

    况且,萧太后可是难得的美人!

    这小子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不过,死的也够冤的,仅仅是帮小皇帝出谋划策,那帮家伙就要置他于死地!还用了投毒这么下作的手段!

    燕西寻双拳紧攥,骨节咯咯作响,硬朗的面庞浮现一抹肃杀。

    酸儒,既然我穿越到你身上,这一世,就由我替你活!

    你的仇,我来报!

    你的艳福,我来享!

    他直勾勾的目光落在萧太后身上,一把抱住了她的纤腰……

    萧太后身躯微微一颤,可随即凤眸轻蔑,眼底染了一抹取胜的骄傲,“经此一事,你想通了?”

    燕西寻不假思索,“是!太后,我不想努力了!”

    “那你知道该怎么做……”萧太后玉手拔下凤簪,一头乌黑秀发倾泻而下,少了几分威严,多了些妩媚。

    “我会让太后满意的!”他呼吸骤剧,喉咙一深,急迫的吻上了萧太后的红唇……

    青天白日,珠帘内人影摇曳……

    一个时辰后。

    萧太后美艳的脸庞慵懒中夹杂着几分妩媚,就如那画卷中走出来的人一般。

    然,一道冷冽粗犷的声音彻底打破了殿内的平静。

    “太后!微臣求见!”

    燕西寻身子一僵,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

    太师欧阳剑!

    那个连做梦都想搞死他的太师!

    听闻他被投毒,欧阳老贼怕是迫不及待的想看看他有没有死,甚至不惜惊扰太后!

    “太后,燕西寻一介阉人,蛊惑幼帝,乱议朝政,臣听闻他身中剧毒,被太后接到了宫中,还命御医救治,臣认为此举实在不妥,还望太后赏脸相见!”

    “阉人?”萧太后盯着燕西寻明显的喉结,眼神戏谑,“你是么?”

    燕西寻心情沉重,生怕这女人把他交了出去。

    他挤出一抹讨好的笑容,郎艳独绝,“太后,奴才是不是阉人,您不最清楚了么?”

    萧太后双腿不断摩擦,一双玉足上下摇晃,“哀家忘了!”

    靠!

    这女人真想翻脸不认人?

    燕西寻的心咯噔一声,彻底凉透了!

    萧太后红唇勾起,玉足向他唇边递来,“再给哀家证明一次。”

    我……

    燕西寻心底一万只羊驼奔腾而过,这欧阳老贼都在殿外咆哮了,太后还想着那事……

    万一他闯进来,自己身份泄露,玷污太后,再加之种种罪名,可是十个脑袋都不够砍!

    他哭丧着一张脸,“太后,奴才都命悬一线了,您……”

    萧太后从容不迫,“你也会怕?昔日,哀家拿刀架在你的脖子上,可都不曾见你怂过。”

    燕西寻简直如芒在背,他可不是原主,不惧生死,他只想活着,荣华富贵、锦衣玉食的活着!

    “太后,请恕奴才昔日愚昧,奴才真的知错了!” 他知道自己是生是死,全在萧太后一念之间。

    萧太后摊开双手,凤眸妩媚、诱人,“那就证明给哀家看,你不是无用的阉人!”

    燕西寻咬牙,事已至此,他也只能彻底征服萧太后,才能保住一线生机了!

    “奴才来了!”

    期间,欧阳剑的喉咙都要喊破了,“太后,臣求见!”

    “太后若不见臣,臣便长跪不起!”

    “太后,您糊涂啊!”

    然,他换来的只是寂静和沉默。

    直到繁华落幕,萧太后才不舍得与燕西寻分离,红唇轻启,“该办正事了!”

    她双手轻拍,立刻有两名侍女从外殿进入,伺候她梳妆打扮。

    燕西寻手忙脚乱的穿好衣衫,他可不能让欧阳老贼发现任何纰漏!

    “去,迎欧阳太师进来。”萧太后凤眸一瞥,顷刻间端庄威严。

    门被打开,欧阳剑一身鹤舞云飞绛绡衣,头戴东珠黄金冠,威风凛凛。

    他头发花白,但大步流星,老当益壮。

    “老臣见过太后!”他虽跪拜,但双目死死的锁定燕西寻的脸,怨愤,不甘。

    这个阉狗竟然还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