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全集 > 穿越为大夏九皇子
    穿越为大夏九皇子(作者九品废物)-陈铭端木清容免费阅读

    穿越为大夏九皇子(作者九品废物)-陈铭端木清容免费阅读

    穿越为大夏九皇子
    穿越为大夏九皇子这本小说非常好看,十分推荐大家阅读,书中的主角是陈铭端木清容,又名《陈铭端木清容大结局》。忆涌了上来。我,我成皇子了?陈铭苦涩一笑,上一世饮酒过度,昏死过去,醒来后便成为大夏皇朝九皇子。梳理了一番记忆,陈铭忍不住感叹,这九皇子真不是个东西!欺男霸女,横行街里,仗着亲爹是皇上,亲舅舅是神龙卫...
    作者:九品废物 更新时间:2022-09-23 08:14:18
    开始阅读
    穿越为大夏九皇子章节

    穿越为大夏九皇子第1章 重生

    大夏国,雪清宫。

    一阵阵低沉的哭泣将陈铭唤醒。

    入眼是满地狼藉,上好的羊毛地毯被抓出深浅不一的痕迹,桌椅凌乱,四周还有星星点点的血迹。

    “这是什么地方?”

    陈铭猛然回神,看着面前陌生的景象,脑子一片混乱。

    “我不是在陪领导喝酒吗,怎么会来到这里?”

    下一秒,剧痛传来,陈铭痛苦的趴在地上。

    一股陌生的记忆涌了上来。

    “我,我成皇子了?”

    陈铭苦涩一笑,上一世饮酒过度,昏死过去,醒来后便成为大夏皇朝九皇子。

    梳理了一番记忆,陈铭忍不住感叹,这九皇子真不是个东西!

    欺男霸女,横行街里,仗着亲爹是皇上,亲舅舅是神龙卫大将军,坏事都让他做尽了!

    顺天城百姓暗地里叫他短命九皇子,恨不得他早点去死。

    这愿望还真灵验,今天夜晚九皇子饮酒过度,对宫女起了歹心,却不小心失足摔在桌上,死了。

    然后陈铭摇身一变,成为大夏九皇子。

    “你也真是活该!”

    陈铭狠狠的骂了一句,突然,听到宫门外传来太监尖细的声音。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韩婕妤私通禁卫,妇行有亏,实为大夏之耻,念其父兄为国征战,功勋卓著,朕免其死罪,杖责三十并打入冷宫!望尔好自为之!”

    陈铭猛地一震!

    韩婕妤,是他母亲!

    一张温柔的脸蛋出现在陈铭脑海,些许记忆随之浮现。

    印象中,母亲笑容特别温暖,性情温和,绝对是大家闺秀,怎么会和禁卫私通。

    陈铭绝不相信母亲会是这种人,正当他疑惑之时,脚步声响起,有人进来了。

    抬眼一看,正是大夏皇帝身边的太监,周公公。

    见到眼前荒唐的场面,周公公猛地皱眉,“九殿下,你的生母韩婕妤犯下大错,陛下可生了不小的气,正要过来看看你,赶紧把地方收拾收拾!”

    陈铭闻言,连忙站起来道谢:“谢谢周公公,我马上收拾!”

    刚转头,角落里还有宫女嘤嘤啜泣。

    陈铭一阵头痛,打算让她先离开这里。

    突然!门外传来更多脚步声。

    陈铭面色剧变!

    几秒后便有四五人走了过来,为首之人身宽背阔,穿着明黄色龙袍,背负双手,其实不怒自威。

    正是陈铭的便宜亲爹,崇武皇帝,当今陛下!

    门口的侍卫宫女恭敬跪下,周公公也是一脸惊讶,没想到陛下来的这么快。

    “参见陛下!”

    众人全部下跪行礼,唯有陈铭呆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崇武帝一眼便看到自己的儿子呆呆站着,还有这乱糟糟的场面,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九殿下,发什么呆,快跪下!”

    周公公急得满头大汗,一个劲提醒陈铭。

    “儿臣参见父皇!”

    回过神来的陈铭赶忙行礼,紧张的后背都在冒汗。

    站在他面前的可是崇武帝,大夏江山的掌权者。

    生母刚被打入冷宫,自己要是再惹怒了他,今天恐怕没好果子吃!

    “孽障!”

    崇武帝一声爆喝,脸色极度阴沉。

    “看看你做的好事,皇室颜面,都让你丢尽了!”

    “若不是看在你舅舅还在边疆与南楚厮杀,朕今天就命人斩了你!”

    陈铭低着头不敢说话,心头发苦。

    这次怕是真把他这便宜亲爹惹毛了,张口闭口就要斩了自己。

    重生过来当了个破皇子,一天福都没享受,小命倒是危在旦夕了。

    陈铭深吸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再怎么说,他上辈子也没少与各种领导打交道,那些人可比崇武帝难伺候多了。

    几秒后,陈铭身上的气势发生了变化,从战战兢兢变为铅华内敛,隐而不发!

    他左右看了看,便瞧见手边有一摔碎的瓷片,随手将瓷片捏住。

    “儿臣知道自己给皇家丢脸,惹父皇生气,恨不能以死谢罪,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何况父皇乃天下之主,儿臣更不敢妄自决断。”

    “请父皇下旨让儿臣谢罪,儿臣,绝不惜命!”

    陈铭语气无比陈恳,根本不给崇武帝反应的时间,拿起瓷片在脖子上微微用力。

    点点殷红血迹从脖颈上渗出来。

    随即,雪清宫陷入极度安静。

    周公公眼神怪异的望向陈铭,九皇子,莫不是换人了?

    这番话,怎么听都不像这位爷能说出来的。

    他的性子,早该跪在地上痛哭流涕,请求饶恕。

    怎么会如此刚烈?

    崇武帝挑起眉头,同样被陈铭的一番话所惊讶。

    沉默一会,崇武帝冷着脸说道:

    “传令下去,南王不尊礼法,贪图享乐,从今日起俸禄减半,取消封地!”

    闻言,陈铭的嘴角,勾勒起一抹笑容。

    这一劫算是逃过去了,只要崇武帝肯松口,就不会再威胁他的小命。

    罚点钱而已,无伤大雅。

    今后还要更加小心才是,别看他身为皇子,看起来风光无限。

    实际上,最是无情帝王家,行差踏错一步,就可能万劫不复!

    “听说你两天没去国子监读书,过来看看你,生病了还是有别的事,为何不去读书?”

    崇武帝皱眉道。

    陈铭搜索记忆,才知道这两天前身这小子看上了一位姑娘,是顺天城红花坊金牌歌伎,一有时间就泡在红花坊中听曲。

    若是实话说出去,保不齐崇武帝真叫人一刀砍了他。

    思前想后,陈铭大脑飞速旋转。

    “是这样的,三天后红花坊召集天下学子以诗会友,还请了国子监的几位老师同去,儿臣这几日在宫中读书,免得堕了皇家威严。”

    说完,陈铭便如同乖宝宝一般站在旁边。

    “嗯,算你知道做点正事。”

    崇武帝的脸色,难得变得好看了些,大手一挥道:“你们先出去,我有事与他说。”

    言毕,四周的太监和宫女迅速离开,大殿恢复清冷的模样。

    “你母亲的事,你知道多少?”

    崇武帝一开口,陈铭刚刚放下的心,再度悬了起来。

    他急忙跪下:“父皇,儿臣不知!”

    崇武帝淡淡看了陈铭一眼,浑浊的眸子里,藏着惊人威压。

    “她私通禁卫,罔顾人伦,你可怪我把她打入冷宫?”

    陈铭本想摇头,可脑海中莫名显现出母亲温柔的样子。

    鬼使神差的变了想法,“母亲出身大家闺秀,知书达理,贤良淑德,儿臣认为此事或许有误会,要不再派人查查?”

    “哼!有什么好查的!”

    崇武帝冷哼一声,“铁证如山,哪容得她狡辩!”

    陈铭冷汗连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边境战事比较顺利,听说你舅舅又打了两场胜仗。”

    崇武帝背负双手,周身散发出极致霸气:“区区南楚,也敢觊觎我大夏江山!这次定叫他们后悔与我为敌!”

    陈铭附和道:“舅舅勇武无双,定能大获全胜!”

    他口中的舅舅韩子良,年仅三十六,便统领十万兵马,为大夏征战四方。

    可谓国之柱石!

    “你舅舅可是对你们娘俩关照的紧啊,出征两年,寄来几次家书,都是询问你们娘俩的情况。”

    陈铭心头一震,总感觉崇武帝话里有话。

    他只能顺着话茬说下去:“舅舅尚无子嗣,母亲是她唯一的嫡亲妹妹,自打母亲入宫,聚少离多,关心一些也是应该的……”

    “嗯!”

    “你舅舅可曾说过何时回来?”

    崇武帝目绽精光的盯着陈铭,眉宇之间,闪过一抹杀气。

    陈铭摇头:“儿臣与舅舅联系较少,有家书一般都会寄给母亲,不曾听说。”

    崇武帝脸色变换几次,“早点歇息吧。”

    说完,龙行虎步走了出去。

    这,这就走了?

    陈铭看着崇武帝颇有压迫感的背影,有些摸不着头脑。

    大半夜跑过来,就为了问我几个问题?

    陈铭皱起眉头,怎么都觉得不对劲。

    先是母亲被查出与禁卫私通,紧接着就来询问舅舅,怎么看都不正常。

    突然,陈铭双眸瞪大,一脸不敢置信!

    “难不成,他要动韩家?”

    “不好,舅舅怕是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