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全集 > 庶子狂兵
    庶子狂兵(赵晋冬芷)全文免费阅读-庶子狂兵小说最新章节

    庶子狂兵(赵晋冬芷)全文免费阅读-庶子狂兵小说最新章节

    庶子狂兵
    《庶子狂兵》是一部精彩好看的历史小说(主角赵晋冬芷)。......她在叫谁?叫我吗?娘?这个词对于赵晋来说无比陌生。他便是没有双亲,才会选择最危险的工作,特种雇佣军。他猛然打了一个冷颤,不知从何处迸出了力量,勉强睁开双眼。一座破败的房舍映入眼帘,两旁挂着有些破败的帷幔。古建筑?酸涩的味道再次钻入鼻腔,赵晋的脑中好似炸雷一般,无数画面急速涌来。额......头疼难忍,诸多不属于他的记忆快速融合,消化。转瞬间,赵晋...
    作者:不能不爱喝水 更新时间:2022-09-23 08:29:54
    开始阅读
    庶子狂兵章节

    庶子狂兵第1章

    第1章

    气味,有些酸涩刺鼻。

    他感觉到一双略带冰冷的手,正在抚摸自己的面颊。

    赵晋想睁开双眼,却没有力气。

    “晋儿不怕,娘一直陪着你......一直陪着......”

    如莺啼血般凄婉的泣声传来,在赵晋耳畔飘忽。

    谁?是谁?

    我......这是在哪?我不是死了吗?

    晋儿......她在叫谁?叫我吗?

    娘?

    这个词对于赵晋来说无比陌生。

    他便是没有双亲,才会选择最危险的工作,特种雇佣军。

    他猛然打了一个冷颤,不知从何处迸出了力量,勉强睁开双眼。

    一座破败的房舍映入眼帘,两旁挂着有些破败的帷幔。

    古建筑?

    酸涩的味道再次钻入鼻腔,赵晋的脑中好似炸雷一般,无数画面急速涌来。

    “额......”

    头疼难忍,诸多不属于他的记忆快速融合,消化。

    转瞬间,赵晋便明白了一个现实。

    他穿越了。

    他现在已不是纵横蓝星,刀头舔血的特种雇佣军,而是赵国边王的长子。

    是长子,却不是嫡子,比当今世子,早生了半月。

    赵国,亦不是记忆中的赵国,而是另外一个时空的王朝。

    杂糅的王朝似几代古朝融合,但发展却差的极远,只政体相似。

    边王长子,落魄的长子,被他人不待见的张子。

    这便是赵晋所面临的情况。

    他不是王妃所生,又偏长了世子半月,夺了长子的名头,自小就不受待见。

    儿时,母亲被他人诬有疑心,又受牵连,被打入这偏殿之中,如同冷宫。

    十数年如一日,他便在这偏殿长大,受尽凌辱,度日如年。

    别说王宫内的贵人,便是她们身边的宫人,都敢对其颐指气使。

    几日前,原本健康壮硕的赵晋忽然病倒,甚是蹊跷。

    若说这其中无人动手脚,绝无可能。

    如果不是他穿越而来,恐怕这边王长子赵晋,早已是一命呜呼了。

    “晋儿......咳咳......你醒了!真醒了!咳......”

    一只冰冷的手扶上了赵晋的额头,他转头去看,却见一面容憔悴,皮肤蜡黄的妇人正用手轻抚他的额头,泪如泉涌。

    “谢天谢地,孩子......你昏了三日,所有人都说......”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娘......娘......”

    眼前这面容干瘦憔悴的女子,便是赵晋的娘亲,宁夫人。

    赵晋伸手,轻轻的抓住她的手腕,入手微凉,心中更凉。

    干瘦,没有常人身上的温热,孱弱。

    多年的操磨,已让她变成如此样子,似风中残烛。

    赵晋依稀记得,儿时的宁夫人,是如何的光彩夺目,风华绝代。

    而现在,哪里有往日的风华,刚至不惑之年,身上却带几分完全不符的迟暮之气。

    且她身子不好,患有顽疾,自进了这偏殿,这顽疾便如跗骨之蛆,挥之不去。

    “娘......你别担心,我没事。”

    口中唤着这陌生的称呼,赵晋心中却涌出一阵暖意。

    说起来,宁夫人有这般遭遇,怕和赵晋也有极大关系。

    若他晚生几日,没了这长子的名头,也不至于连累母亲受这般苦难。

    若他不是藩王之子,若他多有几分本事......

    而今既然穿越而来,得了这落魄王子赵晋的身,便要承担一切。

    他要报答娘亲,拼尽自己全力,改变处境!

    赵晋暗中发誓,目光坚定。

    宁夫人自不知赵晋已然变了,她伸手擦去脸上泪水,坐在赵晋身旁道。

    “娘不担心,你没事就好。”

    阵阵水雾传来,她转头去看,心情似好了许多,笑道。

    “给你煎的药,等娘去给你端......咳......端来。”

    言罢起身,却忽然脚步虚浮,一脚踏空,整个人便要栽倒下去。

    赵晋一惊,立刻伸手去扶。

    宁夫人堪堪站住,摆摆手,轻声道。

    “我没事,别担心......咳......”

    “你才刚醒,别乱动,小心招了凉气,好不透。”

    宁夫人站定。脸上又露了笑意,道。

    “喝了药,娘去给你弄些饭菜。”

    “这三日你滴米未进,要好生......咳......好生吃饭才是。”

    听到这话,赵晋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好似被人狠狠的戳了一刀。

    三日三夜,为了照顾自己,宁夫人自也是滴米未进,寸步不离。

    前世孤苦,何时有人对自己这般?

    “娘,多弄些吧。”

    赵晋压住心情,轻声开口。

    “好。”

    宁夫人闻言一笑。

    “晋儿这是饿坏了,娘给你弄。”

    “儿子想和娘一起吃。”

    “这几日,娘也瘦了许多。”

    赵晋靠在床沿上,看着宁夫人,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暖。

    听到这话,宁夫人眼眶一红,泪水再次涌出。

    她转身摸了摸赵晋的头,轻语道。

    “娘听你的,多弄些,一起吃。”

    “有了力气,才能照顾晋儿。”

    “儿子已经长大了,以后会照顾好自己,也会照顾好娘。”

    宁夫人脸上露出欣慰笑容。

    “我晋儿长大了,知道心疼娘了。”

    赵晋自幼在偏殿中长大,饱受欺凌,那种自卑和懦弱深深的刻在骨子里。

    因如此,平日他沉默寡言,更不会在任何人面前坦露心迹,哪里和宁夫人说过这样的话。

    只是他大病初愈,宁夫人并未觉得有何不妥。

    儿子好了,她心中自是满心欢喜。

    擦去眼泪,正转身去取药罐,却忽听砰的一声,房门被狠狠踢开。

    一股冷风倒卷灌入,屋内瞬时雪花纷飞。

    原本就身体孱弱的宁夫人,被这冷风一灌,当即剧烈的咳嗦起来。

    赵晋抬头,却见一个身材肥胖,横眉立眼的宫女,正掐着腰站在门口,眉头紧皱。

    这宫女身上穿着崭新的锦缎,和她一比,宁夫人身上的衣物,却要寒酸的多。

    一个下人比主子过的都好,自己到底位于什么处境,直观的现在赵晋眼前。

    “宁婆子!”

    “贵人让你洗的衣物,洗完了没有?”

    肥胖宫女掐着腰站在门口,完全没有上下尊卑之分,张口便叫宁夫人婆子。

    且那颐指气使的口吻,好似命令一般。

    “我可告诉你,让你干的活你要是没干完,今儿你们两个都别想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