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全集 > 未了
    姜颦时厌小说全文阅读

    姜颦时厌小说全文阅读

    未了
    《未了》是一部当下热门小说,为您提供姜颦时厌小说未了阅读。未了该小说讲述了:更能刺激人的感官。姜颦一直以为自己是性冷淡,在奋战了一夜后,她打消了这个错误认知。啪。床头灯打开,她疲倦的眼皮上抬,对上了男人深邃的眼眸。姜颦猛地惊出一身冷汗:时,时厌?时厌闲适的靠坐在床头...
    作者:一夜盛夏 更新时间:2022-09-23 08:44:30
    开始阅读
    未了章节

    未了第001章:我睡错人了

    姜颦在自己二十五岁生日这天,拉黑了男友,在酒店给自己约了一个帅哥进行深入交流。

    房间里没有开灯,漆黑的环境更能刺激人的感官。

    姜颦一直以为自己是性冷淡,在奋战了一夜后,她打消了这个错误认知。

    “啪”。

    床头灯打开,她疲倦的眼皮上抬,对上了男人深邃的眼眸。

    姜颦猛地惊出一身冷汗:“时,时厌?”

    时厌闲适的靠坐在床头,抿了一口酒,“嗯。”

    姜颦强制自己冷静:“我记得,我叫的是个有经验的……男公关。”

    怎么会睡到熟人头上?!

    时厌:“刚回国,见到老同学想来打个招呼,结果……”

    结果老同学在一片暗色里主动投怀送抱,跟他奋战了一夜……

    姜颦在心中默默为他补完了后面的话。

    她深吸一口气,“对不起,我……我睡错人了。”

    时厌深黑的眸子似乎是眯了下,又似乎没有,他说:“滥交患病风险高达八成。”

    他当着她的面开始穿衣服,被踢到地上的西装裤重新上身,眨眼就又成了精英模样。

    “我没这样过。”

    她不由自主的说出口,说完,又觉得羞耻。

    这太像是自证清白。

    时厌回头看了她一眼,问了句无关紧要的话:“林牧没碰过你?”

    她的青涩和生硬,时厌很清楚,可这否认的话,他想让她亲口说出来。

    姜颦捏了捏手指:“这不关你的事情。”

    “说的没错。”他边赞同她的话,边拉扯皮带扣好。

    姜颦看着他的皮带,微微侧开脸,脑海里不由自主浮现的是前戏阶段,他握着她的手,如何亲手将它扯开的。

    时厌留下了自己回国后的手机号给她,“我还有事,房间你可以睡醒再退。”

    他就这样走了。

    本就是成年男女春风一度的关系,但他的冷漠,让姜颦还是有些难过。

    更让她难过的是——

    六个小时前,姜颦看到自己男友,在半个小时内,劈腿两个女人。

    现在应该说是前男友了。

    ——

    “真的是时厌?”周己激动不已。

    姜颦躺在床上,拿着手机,大脑还有些放空,明明身体很累,却因为今晚的离经叛道,怎么都睡不着。

    “嗯。”

    刚刚结束了晚班的周己忍不住为她鼓掌:“果然女人对这事儿不感兴趣,只是没碰到能一下子让她火花带闪电的男人,耗时多久啊?”

    多久?

    姜颦顿了一下,酒店提供的十只装被时厌直接倒在了桌子上,现在只剩下孤零零的一个。

    她眼皮狠狠的跳了一下。

    周己从她的沉默里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笑容逐渐走向失控,“让我猜猜,现在都早上了,时厌刚走,不会,连那东西都……消耗完了吧?”

    姜颦下意识的反驳:“还有……”

    周己看她支支吾吾的,显然是自动脑补了坏笑道:“这是憋了多久?”

    姜颦:“……”

    原是下了班身心疲惫的周己,聊起这种事情可就不困了,“我记得大学的时候,林牧跟时厌就是死对头吧,当时林牧瞧不上他,现在时大佬回国,你跟他睡了,林牧要是知道指定气死,哈哈哈哈。”

    姜颦顿了顿:“他们不合?”

    她从来不知道。

    周己:“具体什么原因我忘记了,我当时一直以为时厌喜欢你来的,但是后来他好像出国前交往了个女朋友,跟你完全不一个类型,应该是我想多了。”

    姜颦也说:“我们以前,没有太多交集。”

    周己低咒一声,“那个杀千刀的又给我打电话了。”

    姜颦:“……林牧?”

    周己除了他还有谁,“你先睡吧,姑奶奶再臭骂一顿,然后就把他给拉黑。”

    分手后,姜颦就把林牧的电话拉黑了,微信还没有删,也不过是还有些公司的事情没有处理清楚,页面上一连串林牧发来的信息。

    从一开始的试图解释,到后面的逐渐暴躁,最后几条都是在求她接电话。

    ——

    姜颦一觉睡到了下午,醒来看了看表,已经三点多了。

    跟着林牧创业的这几年,姜颦从来没有睡的这么满足过。

    分手后,人像是一下子被放空了,可靠在床头看到垃圾桶旁随意丢弃的多只杜蕾s后,一下子又清醒了。

    桌边是时厌离开前留下的手机号,姜颦抿了抿唇,在离开前团成一团准备丢掉,却看到了床下时厌掉落的戒指。

    这……不会是婚戒?